<menuitem id="vtj1l"></menuitem>

      <ins id="vtj1l"><strike id="vtj1l"><rp id="vtj1l"></rp></strike></ins>

      <sub id="vtj1l"><meter id="vtj1l"><cite id="vtj1l"></cite></meter></sub>
      <th id="vtj1l"><meter id="vtj1l"><dfn id="vtj1l"></dfn></meter></th>

      
      <th id="vtj1l"><menuitem id="vtj1l"></menuitem></th>

      <sub id="vtj1l"></sub>

      <sub id="vtj1l"></sub>
        <sub id="vtj1l"><meter id="vtj1l"><font id="vtj1l"></font></meter></sub>

        首頁 | 看世界 | 健康養生 | 中老年廣場舞 | 休閑愛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時尚 | 老年人活動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權益 | 退休網 | 歷史秘聞 | 老年游 | 佛教網 | 養老網
        老人癡迷收藏奇石 76歲老人近20年來已藏石300余塊,其中“西游記”讓人大開眼界。
        老奶奶可硬舉115公斤 80歲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達人,她每周健身4次,能夠硬舉115公斤。
        老人自駕2萬公里看女兒 80歲奶奶為看到女兒,自駕2萬公里從南非自駕到倫敦。
        楓網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作品展示 > 名家名作

        北京人藝改革發展40年 最負盛名話劇院名不虛傳

        發布時間:2018-09-26 14:18:21  來源:新京報

        【作品展示 名家名作北京人藝改革發展40年“戲比天大”

        改革物語

        9月7日晚上7點,王府井大街22號的首都劇場內,深紅色的帷幕緩緩拉開,聚光燈照向舞臺中央,一場反映三個時代下北京古玩界風云變幻的大戲——《玩家》正在上演。

        這部由馮遠征、梁丹妮、閆銳等主演的話劇橫跨改革開放四十年,反映了北京古玩行當內不同身份的百姓求真辨假的故事。

        落幕后,觀眾們在前臺的留言簿上寫下評語,“馮遠征老師,您演得很真實”、“好奇你們買來做道具的瓷器多少錢?”、“大家都是從哪兒學的北京話,這么溜”……厚厚的本子已寫滿五六十頁。

        1952年6月12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成立,到今天它已經走過66個春夏秋冬,成為國內最負盛名的話劇院。

        時光荏苒,北京人藝也歷經了經濟轉型帶來的陣痛,文化市場改革浪潮的沖擊,但在北京人藝每個演員心中,不管時代的風云如何變幻,不管外界的時尚流行如何演變,他們始終恪守北京人藝后臺門檐處那塊牌匾:“戲比天大”。

        世界聲譽

        三個月前的6月16日晚,中國經典話劇之一的《茶館》在首都劇場完成了它的第700場演出,距離1958年首演,已經跨越一個甲子的時間。這也是自1978年復排《茶館》以來,第二代演員的領銜出演。

        近年來,每當《茶館》臨近上演,就會出現“一票難求”的現象。趕上去年北京人藝建院65周年,有觀眾為了能看上《茶館》,深夜3點在現場排隊買票,開票不到一小時,最高價位的680元票全部售罄。

        在《茶館》中飾演松二爺的馮遠征感慨,“現在的口碑和票房得益于老一輩演員對人物形象的創作和塑造,他們在《茶館》中的表演登峰造極,我們是沾光。”

        時光倒回四十年前,1978年4月6日,經歷十年“文革”浩劫后,北京市委正式恢復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名稱,北京人藝又可以排戲了。

        正值老舍先生誕辰八十周年,北京人藝決定復排《茶館》。

        在一部紀念北京人藝60年發展的紀錄片中,飾演常四爺的演員鄭榕提到,焦菊隱導演堅持現實主義的表演方式,要求他們深入生活,去老式茶館里喝茶,聽戲。“那會兒演松二爺的黃宗洛接到角色,立刻就在家里改穿長袍,又買了一對黃鳥,每天出門遛鳥,找人物的感覺。”

        “童超老師演的龐太監最是絕,聽聞那時候北京還有活著的太監,他多次拜訪,觀察他們的起居生活,聽他們講宮里的故事。人家見過,你說咱能比嘛!”北京人藝的年輕演員、導演班贊覺得,這是老版《茶館》的天然優勢,也是它獲得最多認可的原因。

        1980年,《茶館》作為中國首個走出國門的話劇,在西德、法國等國家的15個城市演出,其收獲的巨大成功使北京人藝成為世界范圍內享有盛譽的劇院。

        外媒在報道中稱贊,“茶館仿佛是一部描述1949年中國的入門教材,原來中國與我們的距離,就在二三十米外的舞臺上。”

        兩年后,北京人藝又打造了中國話劇史上的首個實驗先鋒小劇場。那時候,北京街頭的年輕人還穿著藍、灰色的棉布衣服和中山裝,社會變革剛剛開始,勞動市場上第一次出現“待業青年”,46歲的林兆華導演決定圍繞“待業青年”這一類新人群導一部新劇——《絕對信號》,以想象、現實和回憶穿插的方式展現人們的心理活動。

        一開始,這部非現實主義的戲劇在只有五六排觀眾席的小劇場里上演,現場只有簡陋的舊燈光箱,幾盞照明燈和鐵架子。但演出卻獲得觀眾的喜愛,接連上演百場。

        外界的爭議隨之而來,“人藝走的是現實主義風格,這是個另類”,也有人認為小劇場的嘗試與北京人藝傳統的話劇理念不同。

        時任院長曹禺公開表示“北京人藝不故步自封,拘泥于一種模式”,于是之等演員也支持這種創新,林兆華開始了更多小劇場的創作。

        那些年,經典劇目的不斷復排和新興話劇形式的創造讓北京人藝走在中國話劇市場的前列,也讓話劇的發展往前跨了一大步。

        《狗爺兒涅槃》、《天下第一樓》等經典話劇均誕生于八十年代。馮遠征回憶說,在那個時候,北京人藝就是學表演的學生心目中神圣的殿堂。

        發展的桎梏

        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至20世紀,中國電影電視的繁榮為觀眾提供了多樣化的娛樂消遣方式。網絡信息技術的蓬勃發展進一步拉近了觀眾和屏幕的距離,話劇則處在發展的低迷期。

        “80年代,我們一年能有一兩部話劇看都非常滿意了,大家對舞臺、演員各方面要求都不高,看啥都覺得好。現在媒介變化太快,從電腦到手機,你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欣賞到全世界最好的演出,觀眾的觀影習慣和審美方式在變,節奏也加快,這對現在中國的演員、導演等各方面要求也更高,這是無法忽視的問題”。馮遠征說,如何處理技術帶來的沖擊成為人藝面臨的一大難題。

        馮遠征、班贊等人都認為:“最關鍵的問題是缺劇本,永遠缺,好劇本太少”,這一度成為北京人藝發展的桎梏。

        “撰寫《天下第一樓》的編劇何冀平創作劇本長達三年之久,光是在全聚德烤鴨樓觀察生活就呆了足足一年,現在還有幾個編劇能做到?”導戲3年的班贊總為難覓劇本發愁,因為好的話劇劇本需要極深的藝術造詣和長時間的創作,作者只有深入的體驗生活,加上對當下社會需求、矛盾的精準把握,才能寫出優質劇本,贏得觀眾,“太難了”。

        2007年,張和平被任命為北京人藝的院長。首要措施就是抓重點劇目,籠絡劇院的“名角兒”集中回歸舞臺,宋丹丹、徐帆等人挨個被他請回來參演話劇。

        他還成立了北京人藝的“榮譽編劇團”,發動何冀平、過士行、莫言等知名作家、詩人等與劇院簽約,聘請他們作為院外編劇,參與人藝劇本創作。

        明星陣容加過硬的內容創作,《窩頭會館》脫穎而出。作為新中國成立六十周年的獻禮劇,這部戲集中了北京人藝最強的演員團隊,上演73場即獲得了兩千五百多萬的票房,突破人藝往年的票房紀錄。

        上世紀90年代后期,話劇市場低迷的局面曾裹挾著人藝艱難前進,但經典劇目加上《窩頭會館》等新的精品劇目對舞臺的執著堅守,等來了國內話劇市場的回溫,近些年,話劇重新得到了大眾的廣泛關注和喜愛。

        據新一任院長任鳴介紹,今年9月初,北京人藝已開始東擴建設,將在人藝大樓的后面繼續建設600多座的中劇場和400多座的小劇場。未來,北京人藝將成為國內唯一一家同時運作5個劇場的劇院。

        盛景之下,焦慮仍存。龔麗君是人藝藝委會的主要成員之一,負責篩選劇本和審核劇目。

        她記得上個月藝委會成員剛看過的一個新劇本,反映老北京人的故事,“敗在情節太老套。”在她近些年過目的新劇本中,人物和故事的生動性均不太理想,少有眼前一亮的內容。

        她心里更深的憂慮,是好劇本的缺乏和人才的斷檔。人藝的保留劇目是修煉多年的看家本領,只是誰也不想靠啃老生存。“我總想著,劇場越開越多了,我們這一代應該抓緊給人藝掙點新的財富回來”。

        挑戰

        在新時代,如何延續經典劇目的生命力,是北京人藝內部面臨的極大挑戰。

        1992年7月16日,《茶館》第374場演出曾被視為封箱之作,以于是之為代表的幾位老藝術家因年歲漸長,身體欠佳,決定徹底告別舞臺。

        1999年,北京人藝以全新陣容排演《茶館》,濮存昕、楊立新、馮遠征等人挑起傳承經典的大梁。

        近幾年,《茶館》又融入一批新的青年演員,在戲中一人分飾四角的閆銳曾經是名京劇演員。

        早在求學期間,閆銳就和當年喜歡《茶館》的觀眾一樣,反復看過多個版本《茶館》的影像資料。他能理解那種粉絲的心情,眼看著一部戲從無到有,第一印象是不可磨滅的,“你看那幫老先生,舉手投足都化在戲里,你就甭想著超越他的事兒了。”

        今年,北京人藝再次迎來新老交替的關鍵節點。演員隊隊長馮遠征說,這兩年有30多個老人到了退休年齡,堪稱斷崖式的退休。

        《茶館》劇組里,有7位退休的老演員還在堅持演出,濮存昕比當時的于是之還大一歲。

        令馮遠征發愁的是一些年輕演員的基本功還沒有訓練到位,而這是演員登臺必備的素養和能力。

        三五年前,北京人藝連續兩年沒有招到演員,在大學做公益講座時,馮遠征和龔麗君都發現,有些學生在大一、大二就簽約影視公司,早早出去拍戲,對北京人藝也沒有了解。

        在資本迅速進駐娛樂圈的時代,影視、綜藝、網劇分割搶占文化市場的競爭愈發激烈。“時代發展到今天就是這樣,演員會分流,觀眾會分流,話劇市場亦然,要學會去適應……”馮遠征轉而將工作重心轉移到培訓北京人藝青年演員的課題上。

        去年,他邀請濮存昕、吳剛等演員給年輕演員們上課,帶著大家朗讀經典劇本,分析人物,分享演出心得。

        他親自帶著報名的演員去紅橋市場體驗老北京人的生活,觀察這片土地上不同年代的變遷。高校巡演時,他把演員推到觀眾面前,讓觀眾面對面批評演員表演問題。

        “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

        2016年首次登臺的京味兒大戲《玩家》是閆銳等了十年的好機會。這一次,他將出演僅次于馮遠征的第二主演。

        這部劇本經過十年反復修改創作。再加上任鳴導演和主要演員連續兩三個月泡在排練廳的二度加工,才接到藝委會批示準予演出的通知。

        “導演帶著我們去古玩市場觀察人物,讓玩古董的人給我們講課,我聽了馬未都先生的所有節目,查了一堆影視文字資料”,閆銳做了充足的準備,演到第四輪下來,他對人物修改了十幾處,還是不滿意。

        仿佛印證了北京人藝那句老話:“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

        近幾年,《茶館》融入的青年演員中,班贊、閆銳等多是在人藝修煉了十年、二十年,才逐漸在《茶館》中跑起龍套。

        “進了劇組,你發現你眼中的大腕兒都是幾十年磨一劍,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角色里摳著,磨著,能在這樣的班底里‘熏一熏’,你也不自覺沉了下來。”

        在閆銳心里,這是舞臺之于他的魅力。他更沉迷于不斷領悟人物精髓的過程,“這是你不斷從舞臺邊緣走向中央,攀登向上的過程,可能很慢,你的心在這個排練廳里卻很踏實,沉靜”。

        所有接受過采訪的北京人藝的演員都說過這樣一句話:“在這里,北京人藝是最大的光環,它照在每一個人頭上,壓著你,制約著你,也給你帶來光榮與夢想。”

        他們更忘不了的是這樣一種“魅惑”,初登舞臺時,臺下是黑乎乎的一片,只有舞臺中心的地兒是亮的,你要靠自己去建設舞臺。等到演出結束,大幕再次拉開,掌聲雷動,經久不息,你覺得這輩子站在舞臺上,值了。

        改革親歷

        龔麗君北京人藝藝委會委員,國家一級演員

        我是1987年考入北京人藝和中央戲劇學院的合辦班,那一年我們班上有18個學生,最后進入北京人藝的有11人,包括徐帆、陳小藝等。

        我記得大二大三的時候,夏淳導演就找到我演戲,說劇院缺我這種形象的,像“大青衣”,我就很開心地去演了。

        我從開始就演主角,比如《雷雨》里的繁漪。那會二十歲出頭,我還很難理解角色,夏淳導演手把手示范,拿手絹的姿勢要在中指上繞一圈,不容易掉,也符合那個年代的拿法等等,所有細節都是他親自教會我的。

        后來我又演了《茶館》里的康順子,那是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即將被父親賣給太監。我不知道怎么去找第三幕她年邁的感覺,剛開始也是裝模作樣在顫顫巍巍地走路。有一次我排練第一幕出場,展現那種埋怨、憤怒與恐懼交織的情緒,我忽然兩手發抖抓著兩側衣服,導演覺得很真實,那時候我才領悟,人藝的老藝術家們經常說的,人物原型只是個架子,需要你在一場場演出中去豐富他,給他填血填肉,賦予他感情和溫度,他才逐漸立體起來。

        我覺得《茶館》這部戲能夠經久不衰還是得益于這個劇本,這么多年我都很難看到有超越它的劇本,老舍先生把時代的橫切面打碎了揉在一個老北京的茶館里,每個人物幾句話說出來就很鮮活了。

        北京人藝也一直在尋找這樣的好劇本,但這個時代可能已經很少有人靜下心來寫話劇了吧,它不像小品相聲,包袱隨時都會有靈感,話劇則蘊含更多的文學藝術修養,“打動人”真的不易。

        我現在會有比較強烈的危機感,會擔心一直要靠吃老本維持劇院的風采,你想你一直往外掏東西,不往里填充,總有一天就空了。

        因為你站在北京人藝的舞臺上,你要有責任感,對觀眾負責。我有很多觀眾是跟了我20來年的老戲迷了。你哪場說漏了臺詞,念錯了讀音,他們都會在演出結束后,到后臺來找你,和你說一聲。這是觀眾的厚愛,也是對我們的監督,讓我一直不敢怠慢和輕視我自己的角色,努力把人物越演越好。

        改革辭典

        北京人民藝術劇院

        1950年元旦,以華北人民文工團為基礎組建的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前身成立。正值北京南城的“龍須溝”改造建設,當時的李伯釗院長邀請旅美回國的老舍和焦菊隱導演一同參與創作,完成了《龍須溝》這部具有中國民族風格的話劇。《龍須溝》演出55場,轟動一時,由此奠定了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建設基礎。1952年6月12日晚,在東城區史家胡同56號院內舉行了一場建院大會。北京市副市長吳晗代表市政府宣布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成立。

        返回楓網首頁>>

        【責任編輯:fw013 】
        更多
        關注楓網微信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廣告服務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我要投稿 | 友情鏈接| 快樂老人報廣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樂老人產業經營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湘ICP備10007000號 湘公網安備 43010302000210號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menuitem id="vtj1l"></menuitem>

            <ins id="vtj1l"><strike id="vtj1l"><rp id="vtj1l"></rp></strike></ins>

            <sub id="vtj1l"><meter id="vtj1l"><cite id="vtj1l"></cite></meter></sub>
            <th id="vtj1l"><meter id="vtj1l"><dfn id="vtj1l"></dfn></meter></th>

            
            <th id="vtj1l"><menuitem id="vtj1l"></menuitem></th>

            <sub id="vtj1l"></sub>

            <sub id="vtj1l"></sub>
              <sub id="vtj1l"><meter id="vtj1l"><font id="vtj1l"></font></meter></sub>

              <menuitem id="vtj1l"></menuitem>

                  <ins id="vtj1l"><strike id="vtj1l"><rp id="vtj1l"></rp></strike></ins>

                  <sub id="vtj1l"><meter id="vtj1l"><cite id="vtj1l"></cite></meter></sub>
                  <th id="vtj1l"><meter id="vtj1l"><dfn id="vtj1l"></dfn></meter></th>

                  
                  <th id="vtj1l"><menuitem id="vtj1l"></menuitem></th>

                  <sub id="vtj1l"></sub>

                  <sub id="vtj1l"></sub>
                    <sub id="vtj1l"><meter id="vtj1l"><font id="vtj1l"></font></meter></sub>